清三野

是高一啦,大家还不熟悉的时候

上完晚自习和新认识的女孩子一起回家

可能是因为同行的女孩子太漂亮

路上有很多班里的男生跟我们一起走

只不过,他们都矜持地走在前面聊天

推着自己的自行车,聊一些没头没尾的

路灯很漂亮,影子会长长的

当时还没有分班,人际关系还没那么乱

我喜欢的男孩子毫不介意地帮我提东西

是青春校园剧第一集的样子

玄武国の小故事

        盖住了死沉死沉的井盖,伍六七决然转身。玄武国过于危险。虽然大保瞒着自己很多事情,但是从小鸡岛一批批刺客的光临,从梅小姐和她师傅越来越低沉的眼眸里,以及自己时不时回想起过去的片段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说不定.....我原来真的是刺客诶,也不知道能不能排进刺客榜前百,会不会比梅小姐高嘞?”伍六七边看地图边瞎琢磨。“要是....被别人知道我有两个排名,会说我刷榜单诶。要是原来的排名还不错,要不要卖掉.....也不知道..会有人买这种东西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....梅小姐为什么一直跟着我....她不会是....嘿嘿嘿....她好像是在跟踪我诶,我是不是不能让她发现我发现她了...”伍六七背着包裹,不经意瞟了眼暗处的梅十三。“梅小姐还是很漂亮耶,但是.....是不是又瘦了,我要不要走慢一点...要是在小鸡岛就好喽,我的牛杂可是很好吃的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梅十三看着磨磨唧唧满脸神游天外的伍六七,想给他一记爆栗。“你不是来旅游的,伍六七!!!唉,走慢点也好,我还能.....再想想。但是就是莫名看这个傻子很不爽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暗中的梅小姐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防御力极高的敏锐阿七已经发现了梅小姐。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两天,伍六七进出各种小吃店,深感玄武国的东西真不好吃,怪不得梅小姐一直那么瘦。甚至暗自计划在玄武国开牛杂分店,又想了想,开分店的话自己就不能早点回小鸡岛了。这个计划就此搁浅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....伍六七发现,这两天,梅小姐好像,还蛮开心的。自己在吃东西的时候,梅小姐会坐在对面店里点点饮料,吃吃蛋糕。“梅小姐....是不是喜欢草莓味诶.....要是梅小姐能一直跟着我,要不要去查查玄武国旅行攻略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华仔的家离神鹰广场很远,但再怎么远,伍六七再怎么磨叽,终于还是走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梅小姐...果然只是在跟着我找师父啊.....一路上都没跟我说话,是不是因为路痴,不想被我发现嘞?嘿嘿嘿,梅小姐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买点好吃的吧,一会儿找时间分她做夜宵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伍六七挑挑拣拣不知道梅小姐喜不喜欢草莓牛奶的时候,梅十三轻轻一跃,躲进了神鹰广场里雕塑背后。“最后一次见面了,伍六七。这是师父的命令,我....我会记住这两天的。但是如果你没来,你最好别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玄武国这个地方,连公交车都没有,全都靠徒步旅行。梅小姐应该找到她师父了吧。诶!前面有个鸟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走进广场,“应该,就是这里了吧。青凤呢?我又没有他手机号码,怎么call他啊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走出暗处,“果然如师父所料,他没走,果然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青凤的话回荡着梅十三耳边。“如果你对他有感情,下不了手,可以放弃这个任务.....从此你我不再是师徒关系,你,也不要再做刺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已经思考了两天,刺客执行任务不问原因,只要自己下手轻一点,轻一点。师父只说了刺进他的身体对吧,避开死穴,再轻一点。只会疼一疼,伍六七会原谅自己的吧?伍六七会吗?他也是刺客,他会理解的,刺客执行任务不问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一扭头,“诶??伍六七他在干什么啊??!”梅小姐脸爆红,羞涩之余分出一丝理智开始思考伍六七为什么没有腹肌,轻笑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干嘛要穿成这样?”梅小姐想问他为什么在公众场合换衣服,别人有没有看到过他肚子上的软肉,看起来很好戳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诶诶诶???”现在是伍六七脸红的moment。自己一身伤疤一定不好看。梅小姐会不喜欢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啊,是不是很像cosplay啊。是你师父叫我穿成这样来找他的。他说有很重要的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包袱里面有吃的吗?”梅小姐转移话题,打算下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,你要吃夜宵吗?”伍六七想自己应该把草莓牛奶放在最上面,这样拿给梅小姐就很方便。却翻到了打算一起拿给梅小姐的黑玉断续膏。梅小姐身上也会有很多伤吧,女孩子会很需要这个的。“你经常做那么多危险的任务,这里有个药是给你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笑着转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爱笑的梅小姐,握着那把匕首,直直刺进了肩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死死握紧那把匕首,她想着轻一点,再轻一点。看起来却是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想,他什么都没想。只是觉得梅小姐没下死手,比起平日打打杀杀,不如说这次是自己疏忽了。但,冰冰凉凉的,有点痛,还在慢慢融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想,再怎么找借口,跟伍六七之间的关系,彻底结束了。“你我之间,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,你不该相信我的.....对不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转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梅花十三,你要记住,执行任务,不问原因,不问对错。情感是刺客的第一大忌。梅花十三,你记住你的目标,你的身份.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很慌张。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低头,是自己接住的黑玉断续膏。


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转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把药还回去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我把药扔下我就走,他自己可以的。他会懂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看着梅小姐远去的背影,想着今晚的夜宵自己吃掉好了,不给梅小姐分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看见梅小姐转身,跌跌撞撞脚步匆匆走回来。听见梅小姐低低的声音给她自己洗脑。


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突然觉得,梅小姐真的是,很心软很心软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草莓牛奶还在。

白银御行の招牌饺子


        饺子馅儿是湾仔码头最畅销的饺子馅儿。白银会长私以为最畅销的自然也是大家接受度最高的,于是买了很多盒饺子回家研究做法,以至于白银圭近日的午餐全部都是同款味道的速冻饺子,以及各种口味相近的奇形怪状手工水饺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吃一口就已经知道饺子里有什么。有猪肉,有玉米,胡萝卜丁葱花木耳。因为他第一口咬下去露出了饺子馅料的半截面,肉粉色深绿色黑色和胡萝卜淡淡的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确定这些馅料里各种调料的比例,向打工的居酒屋老板请教后,老板告诉他了关于中国水饺常用的葱姜水、生蚝、老抽和生抽这些材料和好用的品牌。白银依旧不确定,但挺着一张聪明人的脸,他说不出自己其实想知道这些具体该怎么用,希望老板能写出一张“招牌水饺的制作说明”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这些知识应该足够了吧!白银你这小子真是兴趣广泛!”自来熟的乐天派老板说完这句话,白银更是没办法开口:“老板你也不差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买完材料,白银系上围裙,打开手机,从日本综艺到油管视频。饺子馅料的做法之多,包饺子手法之多,令白银同学深知自己不能骄傲,还需要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花缭乱的馅料并没有扰乱白银同学的心,湾仔码头玉米蔬菜猪肉水饺的美味是经过市场考验的美味,是销量第一的美味。他可以从其他饺子料理中学会葱姜水的比例,学会猪肉搅打上劲儿的技巧,学会如何包出花里胡哨饺子的手法——但,馅料真正的密码还在自己家冰箱里,那一盒盒速冻水饺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这些天里,白银家的午餐晚餐变成了各式各样的水饺,煎饺,偶尔还会变成包子。而学生会的会客厅里的点心偶尔也会以饺子来代替。这件事让辉夜同学心里兴奋,但脸上不动声色,只是接待同学时常常端出几叠饺子,并且,辉夜同学最近越来越喜欢接待同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的饺子,却一直没有过多的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个人都觉得他的饺子味道很好,但从没人觉得和湾仔码头的饺子味道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同学很苦恼,以至于家里的速冻水饺越来越多。白银圭也很不耐烦,她的午餐再也不想吃饺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样才能让饺子受人欢迎而且能代表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怎样做出白银御行的招牌饺子?

        藤原书记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呐呐呐~一起来玩推理社团最新的游戏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用中国硬币噢,超有意思的!据说包着饺子里吃掉,会带来好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.......(但是学生会并没有人搭理她)

         白银同学写会议笔记的笔停下了,他想到了,他想到怎样才能让饺子代表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馅料,其实不需要和速冻水饺一样,因为他的手工水饺比速冻更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硬币,这就是关键了。带给大家幸运的幸运水饺,就像是自己一样,是带给整个秀知院幸运的白银御行会长啊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辉夜同学端出来会客的饺子里,第一个饺子吃出了硬币。来询问的同学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辉夜同学,微笑着解释道:“这可是会长给同学们分发的爱噢,幸运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当第二个饺子也吃出了硬币,第三个饺子也吃出了硬币....辉夜同学的笑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嘛,会长的爱,或许是博大的。

梅小姐的心动

      今天的伍六七开启了去往玄武国的征程。


      而今天的梅小姐却是没有任务无所事事的梅小姐。按理说,十三是尊听师命认真练武的蒙面刺客,但今天毕竟是特殊的一天,她决定,大保J理发店一日游!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刺客排行榜第三十七位的刺客来说,躲过大保和小飞潜进理发店二楼不是什么问题。但对于十三来说,她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进去啊摔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就有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鸡大保看着面前眼神不善的女子,一手摸着柜台里的钱,一手握着小飞,沙哑的公鸭嗓道:“美女呀,我们店的发型师出门学习了啦,暂时不营业了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伍六七,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欧呦,阿七居然认识这么漂亮的小姐。小姐要不要喝茶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,是有正事。他房间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阿七房间呐,楼上左左手边第一间就是啦!小姐要不要冻奶茶,很好喝的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伍六七的房间不大,毕竟大保J理发店本来就不大。也不太乱,毕竟他刚收拾完东西。书架上的书不多,看书脊,伍六七是真的热爱剪头发这项事业。毕竟《潮流发型大全》是唯一被带走的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的眼睛略过《牛杂一百八十天》,略过《如何使用剪刀》,停到了《靓仔的谈话方式——帮你得到她的心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耳尖红了。咬了咬牙,嘴里磨出“...伍六七”。但直觉却是先一步羞恼,让她发现,那本书里夹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看这种书还要做笔记的吗??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的耳朵更红了。她拿下那本书,轻轻翻开。并不是想象中伍六七的字迹,而是一张收费小票——某海岛服装店,时间是两个月前的某天,晚上九点二十八分,买的东西是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梅小姐抿了抿唇,手指捻了捻“米白色连衣裙”几个字样。她想起来了,两个月前...是她刺杀汪疯的那天,是伍六七第一次摘下自己面具的那天,也是...自己初吻..不,是伍六七,是伍六七初吻被自己夺走的那天。话说...那应该是他的初吻吧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不不不,所以说那天晚上他跑走之后就去买了那条裙子吗??梅小姐想想伍六七塞给她的那条裙子,干净得让人脸红的颜色,她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刺客了,或者说,她突然觉得,自己或许可以试试那条裙子,虽然有一点羞涩。虽然伍六七暂时看不到,虽然师父也不会赞同她穿那样的白裙。但是,梅小姐想,想穿一次白裙子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要是能见到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梅小姐有点心虚地,悄悄拿走了那张小票,上面龙飞凤舞地签着伍六七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鸡大保坐在楼下的柜台后。夏季海岛热浪阵阵,他看着小飞昏昏沉沉打盹的样子,想着一会儿得先把绿豆冰从冰箱里拿出来,小飞睡醒了直接吃会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但鸡大保又很担心楼上。派给阿七的那些任务他也是知道,也知道常常有很多刺客来刺杀阿七,阿七也认识了很多朋友。但这位,他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阿七是喜欢她的,大保略有耳闻。但这位小姐偶尔来找阿七,都是傍晚。两人噼里啪啦打上一架,阿七不太还手,绕着整个小鸡岛飞奔,回家以后兴致昂昂:“梅小姐这次让我了喔,我衣服都是好好地诶。”第二天,小飞和阿七累到一起睡懒觉。租的理发店这天也要打烊,自己只能去搞搞发明赚点钱。

      “阿七呐....”大保叹叹气,继续给小飞扇扇子。


      “岛上已经没有悬赏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  白发飘在青凤脸边,遮挡住微微抿起的唇。眼眸低垂。

       “即日,回玄武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梅小姐想起师父的命令。即将离开这座孤岛让她有一丝迟疑的不舍,但这点不舍一瞬间消失。眼睛扫过伍六七的房间,阳光照得微尘透明——漂浮在空中,彩色玻璃像糖纸有些眩晕。有不太好闻但是逐渐习惯的,洗衣粉、血气、消毒水交织在一起,以及伍六七自己的淡淡味道。

      抽屉最下面的柜子上了锁,很简单的款式,也是很好撬开的样子。而撬锁正是一个多才多艺刺客的必修课。但梅十三只是蹲下,捻了捻锁上的小巧梅花图案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她站了起来,将一早准备好的信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走到门口,转身,飞镖。

      一枚精致的梅花镖。

     在夏日湿润潮热的空气中带来一丝冰凉。

     小飞还在睡,摇着扇子的大保也沉浸在白日梦里。

     十三走过。

     可乐在喝可乐,滑板立在一旁扶杆上。

     十三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她脱下自己的衣服,叠好,放上两把梅花青短。那条裙子,蕾丝边的领口,是自己从未尝试过的少女感。轻轻扫一点腮红,抹上唇膏,两粒泪痣衬出眼睛水润,皮肤白嫩。

     十三走到海边。伍六七已经出发,她只能远远望见他的船只,单薄得像一粒泪痣,晃在海波上。

      就像自己的心,藏在眼睫下。

—完—


     后来,梅十三再回小鸡岛,和...嬉皮笑脸的首席刺客。伍六七带着她再次进入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最下面的柜子依旧上着锁,只不过落了灰。

    “装的什么?”梅小姐藏起当年伍六七没看到的信,脸上一抹红。“那个柜子?”

    “梅小姐..很好奇吗?”伍六七看着十三的小动作,不正经一笑。“那..来看看?”

      伍六七东摸西找,扒拉出一根铁丝。一屁股坐在柜子前,白T恤上背后抹了一道灰迹。

      “你钥匙呢...?”梅十三深知伍六七不着调的生活作风,但没想到这人自己钥匙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“本来...就没钥匙啊。锁...是我在沙滩上捡到的啦,觉得梅小姐会喜欢,就拿回来了。”伍六七一手握着锁,一手捏着铁丝往锁芯里探探,有点发愁自己会打不开。“梅小姐...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“喜...是生锈了吧。”十三蹲下,抓住伍六七的手,借着看了眼梅花锁。

     “啊....真可惜呐...”伍六七一回头,和凑近看的梅十三恰好相撞,嘴唇相接。

      “唔....”梅小姐依旧容易脸红。

      伍六七一愣,下一秒脸上浮起一抹诙谐笑意。

     “刚才这一下,还是...感觉不错噢。”

      依旧是海岛的明媚阳光,一如多年前伍六七乘小舟去往玄武国那天,那是他对未来充满迷茫,只知要找回自己身世。而现在,他知道自己是谁,也知道,无论是首席刺客还是普普通通理发师阿七,都喜欢面前因为接吻泪痣发红的梅花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我对梅小姐可是很专一的噢。

       就连藏在柜子里,由伍六七第一次亲手劈开梅小姐的那一副面具,也这样想。